胖滴/玛丽/兔子
低浮中/儿童页游爱好者

【全员恶人】007

#全员恶人pa,全员向,私设如山

#短小如我,角色tag随心打的()

#不掐cp,有邪教,大量ooc有

#祝食用愉快


当玛格达离开舞会的时候还不觉得会有什么事情会发生,只是妮柯斯亲昵拉着她的手,玛格达下意识摸上女孩的金发,在指尖刚触及到发丝之际又迅速收回手。除此之外还有不苟言笑的琳娜小姐也难得对自己露出还算勉强的礼节性微笑。

这一切都太不真实了,直到玛格达看到那一直跟在妮柯斯身后的黑裙女性。她看起来也是那么虚无渺茫,但那锐利目光仿佛能看穿玛格达内心深处的欲望。玛格达躲开了女性的视线,“妮柯斯,我该走了。你回去的时候路上小心。”


“姐姐也真是的…都怪你不说话把玛格达给吓到了。”她垂下眼帘,只顾盯着手中的笔记本,“跟那种庶民没有什么好交谈的必要,除非…”


“爸爸似乎有点在意她呢~嘛,既然姐姐大人这么想的话我也不会强求的。”哈,上钩了,她看到琉拿书的手有些轻微颤抖,妮柯斯抿嘴。“父亲大人绝对不可能会关注这样…不成体统的庶民。”


【时间标题】

待她们到家后早已是深夜,“啊,爸爸也刚刚到家吗?真的好巧…”明明只是女儿挽上面容疲惫的父亲的胳膊这样的场面,在琉看来极度不适。“妮柯斯!不可以这样——”没大没小这几个字还没说出口琉看到巴伐伦卡理所应当的视线。“琉你是不是今天跟人接触累了。女仆,给大小姐准备洗澡水,好好放松下吧。”


还有许多疑惑琉不敢问,比如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才能让从不外露情绪的父亲大人显得如此劳累。


而且…妮柯斯缠得父亲大人太亲密了!就算是父女也好歹有些自知之明才对吧!





贫民窟,地下酒馆

“哈哈!队长你今天手气不行啊,来来来再来灌杯酒。”阿伦脸上早已泛红,但发出了那种令人不适的吱嘎笑声,接过再一次被倒满的酒杯一饮而尽。“不行了不行了,呼呼呼…哇!卡洛斯你行不行啊?一杯啤酒还没喝完?”


阿伦猛地一拍肩,卡洛斯的脸跟啤酒杯上的泡沫来了个亲密接触,这座的人集体哄堂大笑。“年轻人真是有活力,”黑发店主笑着过来拍拍阿伦的肩,不禁感叹着。“欸,那边的小姑娘让你过去。看样子她又赚了好几把大的。”


他用带着手套的手指向隔壁桌,阿伦摇晃脑袋稍微清醒了些。起身走了过去。


“好过分——小姑娘真的是看不出来啧啧啧,居然是扮猪吃老虎。”其中一个喝高的贵族手不安分地搭上女性的腰,被她礼貌拍开,“对不起啊,想要玩/女人的话还是建议隔壁的花街去呢。”尽管看起来清纯神圣,但是说出的话确实让人意想不到。“不赌了吗?那么请支付现金吧,没记错的话……两万三千金币,这点钱您身为贵族总能拿出来吧?”虽然被人毫不客气粗鲁推到墙上,就算戴着眼镜气势也不输半点。


“芙尔娜,好了。别再赌祸害刚来店里的贵族老爷们了吧?还有你也是。”阿伦毫无波动直接把贵族拽到一边,“不过她说得对,你该给钱了。”


黑手套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只是有些好玩而已。那些警卫队的成员陆陆续续回去许多,随后一位贵公子进来似乎是在寻找什么。黑手套看到了男人手上的祖母绿指环,乔尔瑟尔家的独子。


不愧是他。在看到他从修女手上拐骗走阿伦离开后黑手套便放下手中的高脚杯,轻快吹着口哨从吧台下拿起一端拨通电话。


4月20日,6:48,A.M

巴伐伦卡又一遍毫无耐心地听着通讯盒子那头的笑声,“爱德华君,多笑一笑嘛。不然你那可怜因病去世的①萝丝塔可就要难过死了……”


他几乎是一字一句,从嘴里蹦出来的。“等我回去再跟你说。”巴伐伦卡挂断了通讯,随后恢复原先高傲的神气盯着奥利奴公爵。“你的熟人对吧?这么早把我叫过来如果不好好解释清楚,我家夫人可是怀疑我又去跟哪个小姑娘鬼混呢。”


“我不喜欢拐弯抹角。作为一位父亲,难道不准备把团长职位再度让自己的亲生女儿而不是侄女当上吗?我可是听说你们家最近被议会的人吃得死死。”“没想到我的老朋友会好心到提醒这种事情…你明明知道这件事是圣女夺权的。”佐伊倾斜着身体,双手叠成塔状,含笑看着巴伐伦卡,他还是面不改色甚至摇头。


“想想看吧,我们总会老去,那些充满活力的雄狮会统治这个城市…就算是圣女也奈何不了他们。”


“比起现在,还不如来所谓的结盟。怎么样?My dear friends?”





————————————

①萝丝塔是私设的大公亡妻,并且这里暂定为大公是个专情种…会把跟伊莉莎的剧情连起来的

拖更了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你还有脸说】跃跃欲试很想写佐伊大公还是忍住手了不掐cp真的不掐……

总觉得daring很露骨就改成了friend()


评论 ( 1 )
热度 ( 21 )

© Se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