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滴/玛丽/兔子
低浮中/儿童页游爱好者

【全员恶人】006

#全员恶人pa,全员向,私设如山

#不掐cp,有邪教,大量ooc有

#祝食用愉快


4月17日,7:33  A.M

金发女性端起杯子狠狠灌了一口咖啡,大量咖啡渍溅在深绿色衣物上也浑然不知。她盯着眼前一堆公务文案,有些痛苦地抱头靠在木制桌上,平日里炯炯有神的碧绿双眸也没了生气。


“琳娜小姐……”劳伦斯端着一份甜品过来,后者只是把头抬起望着男性。


“劳伦斯,我不是说过我在工作的时候不要来打扰吗?”她的声音有些疲倦,劳伦斯望着明亮的窗外才挪开那堆文件将盘子放上。“小姐,现在已经是早上七点半。您又通宵了。最好是现在吃些填胃好让胃病不再犯,然后上床补觉。”


琳娜整理那些铺在桌面上的文件,成挪后又喝着咖啡润喉,“他呢?”男人脸上露出有些尴尬的神色。“冈萨洛少爷在正在餐厅,现在过去估计……”


“不要多废话,把那盘蛋糕端上。”


琳娜刚来乔尔瑟尔家的时候关系最好的反而不是劳伦斯,而是只比她大上几岁的冈萨洛。因为女爵为家族事情操劳过度而忽视他们兄妹,以至于到琳娜快要成年的时候才惊觉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虽然以前的要好放到现在来说不知道是不是连熟人都算不上。


琳娜好像是第一次看到冈萨洛穿上那套被他嫌弃“亮闪闪”的翠绿礼服,尽管在吃早餐冈萨洛也在手边放水晶球。这家人要把我连同一起同化了,琳娜心里默想。


“难得看你走出房门,我亲爱的哥哥。怎么?是肯帮我举办你认为无聊又不愉快的舞会了吗?”琳娜照常嘴里说着扎针话,可是冈萨洛也是日常忽略女性所言所语。琳娜自讨没趣,手背捂嘴打了个哈欠后拿起刀叉。


“琳娜,最近是不是有个新面孔的姑娘……呃……来混贵族的社交圈?”冈萨洛斟酌用词试图让自己的意图不那么明显,同时用余光瞥向水晶球。“嘿,同志。”琳娜眯起眼,同样盯着水晶球,“你最好小心点,那个女人我觉得并不好对付——我记得妈妈禁止你再碰水晶球了,冈萨洛少爷。”


“我向琉借的。”琳娜听到那个名字后皱起眉,“凭什么我向她借用毒蛇牙她不肯——”


“你是又要开始研究那些药水配方吗?”“如果我说其实是拿去串成项链。”琳娜吃下一小块蛋糕后又开始哈欠,看来她真的很困。“眼睛都睁不开了,晚上的庆功宴会你来得及去参加吗?”


冈萨洛只想赶快进入正题,但碍于有其他仆人,包括劳伦斯在内。“噢,如果来不及,那你就代替我去。冈萨洛你放心,我对那个警卫队队长毫无兴趣,况且你还二十四小时用水晶球监视着他。嗯?”


冈萨洛看着水晶球里显现出来蓝色制服的小人缩影不可置疑。


“那么请问是谁一直盯着下任家主的位置虎视睽睽呢?”琳娜叹了口气,话里多了几分冷漠,“冈萨洛先生。我很累,如果想要打架请那等我补完觉后约时间。如果你精力充沛,不妨帮我把书房桌上剩下的文件解决后再来讨论你的恋爱对象疑似找情人的迹象。”


剩下半块蛋糕明明是琳娜喜欢的口味但是她一大早就饱了。起身,左手双指间冒出小小的温暖就丢在餐桌布上,也不管惊慌失措的女仆径直回了房间(“这都是第几次把桌子给烧了”冈萨洛无奈举起手边法杖,杖头涌出水将火焰给扑灭)


4月17日,6:08  P.M

玛格达身旁的小贵族们窃窃私语,似乎是在讨论那早早出场那位金绿礼服的男性。她顺着视线望去,光凭那俊美容貌足以能掳获在场女性们的芳心。他似乎是注意到那有些赤裸目光,与玛格达对视上,后者有些慌张,将视线转移落在那舞池里作为焦点的绿孔雀小姐。


乔尔瑟尔家族与其他三大贵族有着相似之处,又有些不同。在舞会上他们是端庄又有气质的小姐少爷们,战场上也不失优雅。然而此时此刻冈萨洛从玛格达身上挪开视线寻找着某只躲藏猫咪。


“许久不见,琳娜小姐。”琪薇向人打着招呼,识趣的贵族们纷纷从琳娜身旁散开。“我听家仆说,修伊的团长一职被圣女罢免…”


“这确实是一件难过的事情,不过好在奥利奴家从不缺骑士。”她语调上扬,琳娜的视线落在那藏在披肩下的剑鞘。“他们说需要求问过圣女,所以我目前只是临时的——不过我想,很快就能知道答案了。”


“那么,祝贺你的成功。”琳娜拿过一杯侍者端盘里的威士忌,淡淡微笑。“总之,让我们看看今天的主角会闹出什么事情吧。”


乔尔瑟尔家的次子,冈萨洛·乔尔瑟尔,近几年舞会上几乎从未出现,除去某些规模盛大的宴会。有些人说冈萨洛是为了法师的精修,也有些人不以为然。当然他也会在人们意想不到的场合出现,比如——


“咳咳。晚上好,警卫队队长。”冈萨洛终于寻到出现在餐桌旁的蓝衣男性,压住将要上扬的嘴角,咳嗽几声好让人注意到他。“啊,这不是乔尔瑟尔家的小少爷吗?晚上好。”阿伦勉强挤出微笑,拿起一个小蛋糕就放进嘴里。


“贵族们的奢侈品。”阿伦漫不经心地说着,冈萨洛正想开口附和,视野里出现一个令他并不舒服的人。“队长你在这里…噢,乔尔瑟尔家的绿孔雀。”


被子爵强行拉来的玛格达感到有些尴尬,她几乎能看到冈萨洛跟尤文之间的火苗越来越大,阿伦看起来有些不耐烦。“萨坎子爵,这种场合下就不要叫我队长。这让我感觉像吃过期面包一样感到恶心。”


“我只是觉得,队长也该到谈情说爱的年龄了。”玛格达此刻才想起之前曾经在街上跟阿伦有过一面之缘。


“贵族小姐几乎不可能,”阿伦深吸一口气,“这个地方虽然作为舞会固然完美,可惜还是被陈腐贵族们玷污了。”他这句话有些大声,几乎全场的人都可以听到,原本热闹的宴会开始安静下来。


“热血有志气的小子,这是公开树敌。”琳娜摇晃着没剩多少威士忌的高脚杯,一旁的琪薇不紧不慢,仍然是一副懒散的模样,琳娜这才意识到舞会上出现的不对劲。


“这里,全都是年轻气盛的青年人,”琪薇抬眉,短暂的沉默并没有影响舞会进行。“巴伐伦卡大公,我的叔父叔母,还有萨坎家的巴里斯法官都没有来,你觉得这说明了什么?”


“掌权者的不认可。说实话能得到认可就奇怪了吧,你是忘记阿伦那个小子之前怎么评论我们吗?”琳娜把剩下的酒一饮而尽,琪薇扫视人群,脸上的笑容不减半分。


“他们认为他只是还未成长的小老虎,晚解决也不迟。但他们总会老去,我们会代替他们。不如现在就由我们出手打压警卫队队长的锐气。”


——————————————————

看完乔尔瑟尔家的后续后我只想说,我没想到jpg

琳娜脑子确实好使,装作花瓶去跟人硬cei为了让自己能更好好的待在乔家真的是……【叹气】

日常骂一句大公傻逼jpg虽然人设就是重事业家族轻女孩可还是觉得,啊!


评论
热度 ( 21 )

© Se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