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滴/玛丽/兔子
低浮中/儿童页游爱好者

【全员恶人】002

#全员恶人pa,全员向,私设如山

#不掐cp,有邪教,大量ooc有

#祝食用愉快

 

“……母亲,这是发生什么了?”玛格达并不喜欢对人用尊称,但眼下伊莉莎的眉头完全锁起,她只能做好最坏的打算。后者愣了愣,随后抽出一封邀请函递给玛格达,玛格达一眼就注意到信封上那玫瑰色的浮夸墨迹。

 
 

“这是赞助人指派的第一个任务。他希望你去舞会上跟那些贵族们能联络上并打听情报,我并不觉得玛格达你会完不成。”但她总觉得今天的伊莉莎有些奇怪,“……玛格达,你又走神了。”年长女性有些急促敲敲餐桌,脸上看起来没有刚才那么严肃。

 
 

“①我只是在看那个紫色雕花的玉瓶而已。”玛格达迅速回答着,伊莉莎看起来很不喜欢她这样打岔,便继续说道:“你对于四大家族应该还记得吧?昨天刚看过的内容就不要再给我拿出来重新记!”

 
 

“您别生气,”她把掉出来的一些碎发又撩到耳后,匆匆把书本合上,“是巴伐伦卡,奥利奴,乔尔瑟尔跟萨坎对吧?分别对应的四职业是战士,骑士,法师,弓箭手跟…浪人。”

 
 

“为什么你要特地强调浪人?”“我只是觉得这显得有点特殊而已……那看来赞助人是让我接触四大家族的其中一家咯。”伊莉莎重重点头,“没错,你这次是要跟萨坎家的那几位贵族搭上话。”

 
 

“嗯,那我先上楼去换衣服了。”看着玛格达走出餐厅后伊莉莎叹着气,拿过桌上的烛台点燃一封白色信件。

 
 

舞会上并没有玛格达所想那样满满充斥着玫瑰色,但很快她便意识到这并不是以萨坎家名义所举办的——是那位名为凌格兰议会长的美丽女性。“啊,这不是前几日刚回凡瑟尔的埃伦斯坦小姐吗?”

 
 

女性脸上挂着商业性的笑容,看到对方的伸手玛格达鬼使神差也过去握上了。“请多关照,凌格兰议会长。”“不过真是奇怪,我有给你们家发过邀请函吗…”玛格达回报以微笑,“贵人多忘事。也许是您最近太忙没想起来而已…”

 
 

“呵呵…确实是呢。那我就先失陪一下。”有一位看似是商人装扮的男性向凌格兰点头,玛格达笑着说“没关系”便拿起摆在桌上装着饮料的杯子,一眼便望到那有些扎眼的玫瑰粉,出于好奇她索性端着饮料走过去。

 
 

“与长辈顶嘴,有罪。”巴里斯·萨坎(Baris Sakan)整顿身上这件黑色法官外袍后语调缓慢,吐出这几个字,着装轻便的女孩子看起来有些不满。

 
 

“我没有!而且妮柯斯都可以去狩猎场为什么我就不行!”她把嘴撅成一个小壶嘴,脸还有些气鼓鼓。“她去狩猎场只是顺从那位公爵的意思,你去就完全是在捣乱。”巴里斯挑眉,女孩看起来有些噎住。“那也只是他们技术太差!……那边的小姐,听墙角听够了吗?”

 
 

玛格达有些窘迫地走到他们两面前,“夜安,巴里斯法官跟这位可爱的巴尔贝拉小姐…”她匆匆行了个礼,男人脸上没有多大表情变化,倒是巴尔贝拉先一步拉住玛格达戴着手套的双手。

 
 

“是最近在社交圈里很活跃的人呢?嗨呀,我听人说埃伦斯坦小姐的搭配可不比那些设计师差噢?来,我们去那边聊聊……”巴尔贝拉还不忘回头给巴里斯丢了愤怒的眼神,但他并不在意。至少雏鸟并不会懂得从人嘴里套出什么情报,而且巴里斯并不认为那把烂摊子丢给自己那沉迷美色儿子②自己一人跑去狮心公国跟女爵约会的兄长会拿自己家的人来练手。

 
 

“在想什么呢,尊敬的法官先生?难道是某位小姐的……”“请您还不要把我跟我的侄子相提并论,凌格兰代仪长。”她微笑着,玫瑰色的长发被梳理安静披在肩上,用酒杯指了指玛格达她们所在方向,“那位埃伦斯坦小姐的蓝眸让我想起某位故人——”

 
 

“如果您是想问那件案件的话,那我就实话实说,而且我早就这么做了——德拉利男爵并没有猥//亵派西·里德小姐,并且是自//杀。”巴里斯咬重那两字,脸色有些发沉,“女神在上,我绝不可能出现误判的情况。我是一名公正的法官——”

 
 

凌格兰的表情看起来并不好。

 
 

埃伦斯坦家中

当通讯盒子响起提示的时候,伊莉莎深吸一口气,才按下接听键。那头传来男性熟悉声音,“别来无恙,埃伦斯坦夫人……”

 
 

“我只是想好心提醒…您的胆子实在是越来越大了。之前只是伪造普通贵族的邀请函他们也不会在意,这次直接做了份萨坎家为名义的?虽然那朵玫瑰花雕的确实不错,下一次是不是会写上圣女……”“圣女可不会亲自开宴会。”伊莉莎把玩手上那条金色项链,上面镶着块并不小的黑欧泊,另一头男人有些温怒的声音突然停止。

 
 

“是啊,圣女怎么会亲自召开宴会呢…所以那份原本的邀请函呢?”“烧了,”她简洁说着,对面那头突然安静下来,随后传来男人的大笑声。

 
 

“哎呀……这还真像你的作风,但你要记住,她总要接到别人抛出的紫杉木枝条的……”

 
 

——————————————

①“紫色雕花”是在新手引导里玛格达在房间里注意到的,但没有说完就被妈妈打断提问题了。再加上后面剧情发展可以看出伊莉莎对奥利奴家的态度有点微妙【包括跟大公的情史】

 
 

伊莉莎在家族落魄前所做的事情跟玛格达以后要做的一模一样,甚至还糟糕恶劣些

 
 

而且萨坎家情报网遍布,伊莉莎把原本计划的奥利奴家邀请函烧掉,还改成萨坎家名义分发邀请函已经算冒犯上级。郎万只是口头警告还算轻的

 
 

②郎万去狮心公国并且跟女爵调情境界线剧情最后有说,并且也是以打探情报的目的上

 

评论 ( 1 )
热度 ( 26 )

© Seven | Powered by LOFTER